失 题

展览

刘晓彤
  • (五) 01-02-2019 至 (六) 16-02-2019

陈丽玲划廊

简介

失题 

(撰文: 吴宣翰)
 
有一天,我走在数字零的外面,顺时钟地走,遇到了一个用手和脚走路的人,还在背上放了两根蜡烛,乍看像是低着头的骆驼。在这个城市里,是不可能看得到骆驼的,因此,这男人的行为就显得意义重大,毕竟他在这座城市里创造出了全新的物种,整个城市都为他感到骄傲,骆驼也成为这里的吉祥物。
 
不过走近一看,原来这只骆驼是两个操着浓厚口音的人,两人抱着一大袋洋葱面向观众,观众看着看着就哭了。
 
至于零里面是什么?过去有个房客,在零里面堆了一堆石头,更会一个一个帮它们取了名字,全部是用化妆品牌子命名,一共二十颗,也就听到了二十个牌子。而我是一块抽着烟的巧克力,由一到二十,仔细观赏着石头们。
 
零里面越来越热,我不确定两小时后的我还会不会存在,但是我相信石头会。
 
我感觉不到香烟了,除了眼睛以外我什么都没有了,石头果然还在,我继续看着它们,整个零里面就只剩下我的眼睛和石头。
这是一种湿润的观看经验,情绪也是未干的,故事经常就在这样的状况下发生。
 
新的房客很高,靴子倒着放就可以撑起整个数字零,零的里里外外都是这么的有趣,下一个零马上就要来了,不晓得又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。
 
 
刘晓彤个人划展 
 
(撰文: Tiffany Leung 中文翻译: Leanne Ma)
 
刘晓彤(香港b. 1985)的作品有一种奇特的力量,能巧妙地唤起和捕捉人类亲密而细腻的情感。她的划作既抽象又具体象,往往难以用文字描述,但简单的形状和笔触能释出诗意。
 
是次展出的作品展示了刘在2016年至2018年期间所创作的小型划作,全部都是布本和纸本油划,大部分面积不超过 42 x 54cm。虽然大小和风格相似,但每幅划的呈现和状态都不同,在情感和色调的运用上,体现了各自的特征。每一个框架都像一扇窗户,让我们可以窥探刘在创作有关作品时的思绪。她认为绘划是一种冥想的行为:线条、颜色和形状的形成过程主要是由直觉引导,而不是遵循一些预设的规划。她绘划的各种形状,由卵形体和直线形状,到抽象的风景划和普通物件的绘图,均给我们带来了一种原始的亲密感和脆弱感,渐渐将观众吸引到她冥想时的那种模糊状态中。

En  |    |  

FacebookInstagram